” “皇帝不知弃子而争,必输

深夜,此时的营地外,远远的邺城,已经沉浸在夜色中,只有几个勾栏瓦舍还在狂欢。

在宫殿门口,轮班巡逻的士兵交接后,他们尽职尽责地守夜。宫内,御书房灯火通明,殿中两个身影分坐棋盘两侧,下棋良久。

“不不不,你不能在这里降落!”梗阻声响起,百里豪和百里宏轩伸手挡住了即将落下的棋子。“我刚才没看见他们。我们重新开始吧。”

“皇上……”皇帝当流氓下棋,也是无奈之举。百里鸿轩叹道:“下棋无悔。”

“我刚刚被太后训了一顿。宏轩,你又来了。你做梦去吧。你输了。”百里好生气地说,“别玩了。”

“皇帝不知弃子而争,必输。”白弘宣环顾殿内,见只有他们两人,便问:“今日皇上身边为何没有侍从?”

“我在和我侄子下棋喝茶。我要那些多余的人做什么?再说她们都是妈妈,我看着就心烦。”

白鸿轩轻笑,皇上说太后不对,自己是臣子没听见,不敢妄言。他反而漫不经心地说:“前些日子,我在皇上身边看到一个红唇白牙的宫女,印象很深刻。”

”


“皇帝不知弃子而争,必输

“唇红齿白?你在说谁?我的贴身宫人,男的五大三粗,脸黑如炭。女人都是歪瓜裂枣,一个都不好看。”

“真的没有一个红唇白牙剑眉,看起来又瘦又弱却又有些少见的人吗?”白鸿轩有些急迫地问了这个问题,但仅仅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一切如常收敛。

白浩河愣了一下,笑道,“鸿轩,你说唱小曲?哪个宫人剑眉这么好看?还是稀有?你知道,太后总说宫女不要太漂亮,免得胡思乱想。”

说到这里,百里浩和他想到了什么,坏坏地笑了笑:“你不……啧啧啧,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可惜你身边没有这么漂亮的人,舅舅。”

白鸿轩假装糊涂,试图说:“可是我在皇上身边,我确实看到了宫人。为什么皇帝说他没有……”

”


“皇帝不知弃子而争,必输

见他说的认真,百里豪和他克制住了笑容:“你看到我身边的那个人了吗?什么时候?”

“结婚那天,男人跟着皇帝,好像一直在保护他。”

“我怎么不知道!”白浩河露出了夸张的表情。“是我的保护者吗?”之后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白鸿轩笑道:“皇上居然信这些神仙的东西。”


1f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安徽俄奥汽车改装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