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陶瓷为啥出名]景德镇的好名声和坏名声都是因为陶瓷

冯杰的作品大多呈现温和的气氛。 图/冯杰

即使离开作品本身,价格也会让观赏者陷入混乱。 “比如说,这个雕塑,最少能卖到2000美元,但我必须以四线城市的物价卖到2000美元。 或者我直接贴一万美元的纸币,大家都会惊讶,来看看一万美元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其实也有局限性和讽刺的时候。 ”

他给茶几上的苹果核增添了扩香功能。 图/冯杰

“以前做钟摆,但当别人问我这是做什么用的时,我一般都不想说话。 不需要功能性”。 但如今,开灯打蜡打玻璃,朝家的方向走,成了冯杰一开口就能回答“为什么”的方式。

“最初的时候,你知道师傅工作的小工具箱吧。 满是陶瓷器,早上去大排档,中午回来就满是钱。 ”鲁迅美术学院的褚庆龙刚毕业,偶尔会听到前辈回忆当时的情景。

褚庆龙的生活很简单,每天下一部电梯开始工作,晚上没事就上楼。 图/佑玄堂

“我运气很好。 2012年毕业正好抓住了最后的尾巴。 前辈也很无私,告诉了我该做什么和怎么办。 上学的时候做点什么就好了,但是要使出无数元的力量。 ”

“比如,现在来了订单,就要在脑子里形成一系列的流程。 什么样的东西应该由哪个工匠来完成呢?” 只有把这件事理顺了,生产才不会到处碰壁,“每道工序都有相应的工人,而且做得很好”。

熟练之后,楚庆龙再也没怎么找师傅对接了。 除了大异形的作品。 图/佑玄堂

景德镇有72个工程老手,100多万吨高岭土,大小公窑。 自从来这里做毕业设计以来,褚庆龙决定留下来。 “景德镇对学陶瓷的人来说相当于纽约的布鲁克林”。

“我不太喜欢一线城市。 毕业10年了,但几乎都在景德镇。 ”每天在工作室埋头十多个小时,楚庆龙就抽出满屋子的老鼠系列,随便拿着杯子出来,里面藏着一个时长时短的故事。

大多数工匠最终的快乐来自偶然的相遇好奇心和理解。 图/佑玄堂

“所以那个时候,我为什么想去大排档呢? 是你辛苦想出来的,有人想听你说话。 ”

虽然哪里都不缺物欲横流的人,但景德镇在全城讲陶瓷的气氛中接受了他们的故事。

参考资料:

《去景德镇摆摊,我错过了“月入七八万”的好时候》,2020.06.17,李海昕,看客

《景德镇的好名声和坏名声,都是因为陶瓷》,2020.07.29,公路天使,新周刊

[景德镇陶瓷为啥出名]景德镇的好名声和坏名声都是因为陶瓷 热门话题

《景德镇民间艺术家群落的文化“回归”》,2021.05.18,陈文钢/伍振宇,南昌航空大学学报

《大学生团队在创意陶瓷市场的创业现状调查》,2012.05,段佳莉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安徽俄奥汽车改装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