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得高,水浸洲;闪得低,旱死鸡

八月种番薯,好过四月借米煮──农历八九月种点红薯,可以在次年稻谷青黄不接时收获度饥。 九月圆脐十月尖──圆脐,指雌蟹。雌蟹脐短且圆。尖:指雄蟹。雄蟹脐长而尖。农历九月雌蟹壳凸膏满,肉质最为肥美;而雄蟹则要到十月才趋于肥壮。 十月火归脏,唔离芥菜汤──秋冬易患感冒,各种症状由风寒外袭而致,芥菜汤有除湿热化痰之功效。 大寒冇雨落春霜──大寒日晴朗,一般预示来年春天较冷。 大暑小暑,有米懒煮──小暑大暑前后天气炎热,人的胃口不佳。 大寒牛碰碰,旧谷有人要──大寒日前后天气突然转热,预兆来年春天寒冷,将会影响早稻收成。 大寒蚊子叫,旧谷有人要──大寒日前后天气热,一般预兆来年春天少雨,早稻将受影响。 大寒出热,牛乸死绝──同上 大寒牛碰碰,出正冷死鱼──水牛找有泥浆的地方滚动身体去热纳凉。比喻天气热。 斗官穷,斗鬼绝,斗倒衙门屎窟裂 六月无闲北,食得唔做得。 六月秋,赶死牛;七月秋,慢悠悠。 火烟唔出灶,有雨淋五谷;火烟笔直上,雨水唔使想。 云跑地,有雨落唔完,云跑北,有雨落唔得。 天发黄,大水打崩塘。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霎时周身银。 天起鱼鳞斑,食过饭上山──鱼鳞斑,即高积云。 四月四周有黄圈,落雨就在下半天。 日头出得早,天气难得保。 日出早,雨淋脑。 日落云里走,雨在半夜后。 日落有云盖,明日雨再来。 水上扒龙船,岸上夹死仔 四月八,龙船随海滑 卖懒卖懒,卖到年三十晚,人懒我唔懒。 初一龙船起,初二龙船忍,初三初四游各地,初五龙船比,初七初八黄竹歧,初九初十龙船打崩鼻。 冬唔饱,年唔饱,八月十五得餐饱 男不拜月,女不祭灶。 官三民四蛋家五──即官宦人家在腊月二十三谢灶,一般平民百姓二十四日谢灶,而水上居民要退后大二十五日才能谢灶。 入年架──因灶神节是最接近新年的一个节日,也是出席之前的最后一个全民族较大的民俗节日,所以民间将其作过年的一个组成部分。从这天开始就进入年关了,俗称“入年架”。 乌云上顶,风雨唔使请。 月生毛,大雨滔滔──月朦朦,水满塘。 乌云低暗,大雨来探。 乌鸦洗身,风吹翻树根。 风为潮生,潮为风死。 头黄二白三花四黑 立冬过三朝,田上冇青苗。 立秋有雨莳上岗,立秋冇雨莳落塘。 立春一日雨,早季禾旱死。 立春早,清明迟,惊蛰最适宜。 立春犁田,春分耙田,清明浸种。 立夏插田还有功,芒种插田两头空。 闪得高,水浸洲;闪得低,旱死鸡。 未有羊城,先有光孝──光孝寺

 闪得高,水浸洲;闪得低,旱死鸡

东风吹生虫,西风水杀虫。 东风雨怕西风,西风晴怕雷公。 正姜二豆三薯四葛──农历正二三四月,分别适种姜豆薯粉葛。 东贵西富,南贱北穷──旧时住广州的东山一带多住权贵军界要员;西关一带多住富贾;而河南一带多住水上人家渔民乞丐;北边多住农民手工业者。 正月冷死牛,二月冷死马,三月冷死耕田阿嬷。 东闪日头红,西闪雨丛丛,南闪闪三夜,北闪雨就射。 西风吹过昼,大水浸到灶。 石灰落田,草死禾生。 台风唔大回南大——刮台风时正常的情况是刮风时风大,回南时风小。回南时风大是反常的现象。形容开始不大结尾反而大。 出门无六月——出远门要带够衣服,不要因为天热而少带衣服。 冬至鱼生夏至狗——鱼生:广东人有吃鱼生的习惯,做法是将活鱼宰好,细切成薄片,加上姜丝葱丝萝卜丝炸粉丝炸花生熟芝麻等佐料,拌着生吃。民间认为,冬至时节最适宜吃鱼生,夏至时节最适宜吃狗肉。 老公死,老公生,禾虫过造恨唔返——禾虫:学名疣吻沙蚕,含丰富的蛋白质,味道鲜美。每年春秋两季出现十天八天,从浅海浮游到沙田里。旧时有个女人刚死了老公,按当地俗例,拿一个脸盆到河边“买水”。正一路哭 着回家时,半路碰到卖禾虫的,她怕失去难得的美味,便不顾礼法,断然泼掉水,拿脸盆去买禾虫,旁人加以劝说,她说:“老公死,老公生,禾虫过造恨唔返。 冬至唔冻,冷到芒种。 冬唔饱,年唔饱,大年初五得餐饱——大年初五旧俗为财神诞。城镇店铺一般复市工农业。这天老板一般会分发红包,请伙计吃饭,以图新年大旺。 得暑唔插田,插了也枉然——晚造插秧最迟不过处暑日。 饥食荔枝,饱食黄皮——旧时认为,吃荔枝宜在饭前,吃黄皮宜在饭后。 汤水充足润娇颜 衣食在碗底——劝喻不要浪费粮食。 过了秋,日子渐渐收——过了立秋日,白天的日照就越来越短。 过水磨——原指砖坏经过水磨成。现多比喻细致的加工或耐心地做某事。 过胳吊颈——过胳,把绳子勒在腋下。比喻做事过分小心,谨小慎微。 过霜降,望禾黄——霜降日过后,晚稻就差不多成熟了。 早知灯系火,饭熟好多时。 早知灯系火,唔使盲摸摸。 早知灯系火,唔使黑摸摸。 有就置,无就弃——有钱时添置用品,万一发生变故或生活困难时可以卖掉补贴家用,渡过难关。 有福之人头长女,下间条路替娘行。 有借有还千百转,有借无还一次过。 阴功积落子孙受 红云上顶,无处湾艇——农历六七月若天边出现红云,则兆有台风。 好女两头瞒,唔好女两头搬

春分瓜,清明麻──瓜类适宜在春分前后种植;麻类适宜在清明前后种植。 春分唔浸谷,大暑无禾熟──正常年份,早稻浸谷种的时间最迟不超过春分日。 春东风,雨祖宗──春天吹东风,来自大陆的冷空气与南海来的暖空气相遇,暖空气沿着冷空气向上升,便出现凝结下雨的天气。 春吹南风晴,北风雨不停──春天吹南风,高空和地面的气流方向一致,一般无雨天晴;相反,如果吹北风,与来自南海的暖空气相遇,暖空气沿着冷空气上升,便出现凝结下雨的天气。 春南旱,夏南雨──立春日刮南风,预兆近期天气晴朗;立夏日刮南风,预兆近期有雨。 春种早,收成好;春种迟,食番薯──早稻的插插宜早不宜迟。 春鱼边 秋鲤夏三黎──民间食家认为:春天的鱼边 鱼最嫩滑,夏天的鲥鱼最鲜美,秋天的鲤鱼最肥美。 拼死食河豚 南风吹到底,北风来还礼──冬天刮了几天南风后,随着就刮北风,预兆天要下雨。 南风送大寒,正月赶狗唔出门──大寒日刮南风,预兆正月寒冷。 南撞北,天就黑──南撞北:北风猛吹,南风突起。或指南风盛行,北风来袭。天变黑:指下雨。南风是暖湿气流,遇到冷空气袭来,就被抬举上升到高空去,变冷凝结,成云致雨。 树上浓,地下空──天旱年份果树丰收,但其他一些农作物则收成不好。 树小扶直易,树大扶直难──比喻从小就要教育,有不良言行要及时纠正,否则大不或养成习惯就很难改了。 树老根多,人老话多。 树有根唔怕倒,人有理唔怕告。 树摇叶落,人摇福薄。 相见好,同住难 树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儿。 南闪三夜,北闪就射。 是非成日有,唔听自然无 PART3 粤语熟语 一粤语谚语和格言 1上屋搬下屋,唔不一箩谷。 2人怕诶,米怕筛。 3小心驶得万年船。 4烂船都仲有三根钉。 5矮仔多计。 6徕仔拉心肝,徕女拉五脏。 二粤语歇后语 1皇帝女——唔忧嫁。 2晒棚打交——高斗。 3湿水棉花——冇得弹。 4太公分猪肉——见者有份。 5床下底破材——撞板。 三粤语惯用语 1禾秆冚珍珠。 2千拣万拣,拣个烂灯盏。 3一竹篙打沉一船人。 4临天光赖尿。 6有爷生冇乸教。 7鸡髀打人牙骱软。 8跌落地都要揦翻揸沙。 四粤语四言成语。 1学口学舌。 2鸡手鸭脚。 3蛊灵精怪。 4冬瓜豆腐。 5行差踏错。 6甩头甩骨。 PART4 冇雷公咁远:很远的地方。 在清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天语》中,有这样一段: 「语云:『北方有无雷之国,南方热,有无日不雷之 境。』」

罗汉请观音:多人集资请一个人饮宴或食饭。 罗汉有很多位,而观音菩萨只得一位。 张天师遇鬼迷:精于此道的人也会失手。 老猫烧须:这句和上句也是一样意思的。 多只香炉多只鬼:多一个人来把利益分簿。如: 「衣食」可以解作做人的规矩。如: D送食唔晒就放落雪柜,要有D衣食。 睇送食饭:因应情况来做事。 ‘送’就是菜肴。吃饭时就着有多少菜肴来吃,引申到做其它事情也要按不同情况 来处理。如: 煲冇米粥:一些只留于空谈的商议。明知不会成功,也姑且试试。 二打六:指人的身份无足轻重,或技术不够。 ‘打’有和共及加的意思。‘二打六’即‘二和六’或 ‘二加六’的意思,二加六合起来是八,不到十,即是不够十 足。如: 执条袜带累身家:以为得到一些小便宜,后来反而增加开支。 狗咬狗骨:同类相残之意。 烚熟狗头:形容满面笑容。 楼下个看更成日烚熟狗头咁款。 跴亲条尾:触怒了人。 蛇王:躲懒或喜欢躲懒的人。 精过冇尾蛇:指很机惊灵巧的人。‘精’有聪明灵活机巧的意思, 死蛇烂鳝:指一个人懒得很,甚么也不愿做。 冇尾飞堶:一去无踪。 堶是砖的意思。宋朝,每当寒食节便有飞堶戏。亦有卖艺人 表演飞堶,以绳缚着重物,上下挥动打圈,然后向目标飞去 再收回来。若这个堶无有尾,没被缚着,便会飞了出去收不 回来。 个仔一出街就成个冇尾无堶咁,搵都搵唔到佢。 儿子一外出便无影无踪,怎样也找不到他。 卖仔莫摸头:一些该要放弃的东西,便该忍痛放弃。 临老学吹打:到了年纪老迈时才学东西,能力和时间都不够了。 几十岁先学英文,真系临老学吹打。 一把年纪才来学英文,真是。 贼佬试沙煲:在做某一动行动时,先来一些试探行动。 以前的贼人在凿开人家门墙进内盗窃时,先把一个沙煲放 进他凿好的墙洞,看看屋内有没有反应,如有人作出反应 证明屋内有人,他便立刻逃去,若没反应,证明屋内无人 他便入屋作案。 唔使问阿贵:一些不问而知的事情。 这句话与咸丰初年两广总督叶名琛有关。有如下两种说法: 一当叶名琛由广东巡抚升任两广总督,其官署设于广州 一德路,法国教堂石室旧址,他所留下来的巡抚职位,由 满州人贵柏继任,官署设于广州惠爱路,第一公园旧址。 因总督和巡抚的官署都设在广州,所以很多事都由总督叶 名琛决定,不必经由巡抚柏贵。

二葉名しんとその父はいずれも迷信扶乩であり、事の大小を問わず乩手に聞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葉名しんは彼の父のために長春仙館を建てて、彼を中に泊めた。館内には呂洞賓と李太白が祀られている。日常軍の枢機卿の行動も扶乩にかかっている。英仏連合軍が広州に侵攻した時、彼も扶乩に尋ねた。その後、西洋人が手阿貴を買収したという人がいたが、このことで何の秘密があったのか、詳細は世間には知ることができなかった。孤寒:けち。官咁耐とは官姓乜を知っている:一人と長い間付き合って、依然としてその好みを知らない。PART 5トラス。「頂トラス」とは、「最も尽きる」または「極めて量る」という意味で、いったい何が本当の「頂トラス」なのか、「頂トラス」という言葉は、広東省の戯行用語から来ており、最初の「頂トラス」は、劇場が満席になるという意味だった。劇場は満席で、「爆発」と呼ばれ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劇団は故郷に帰って公演し、平地に臨時の竹製の小屋を建てることが多く、満員になると、「爆発」です。一方、「頂トラス」は固定建築の劇場劇場内に建設された。以前の劇場では、座席券のほかにも、入場者が多く、入り口に近い木のトラスのところに立ったとき、これが「頂トラス」だった!常用語は:「私のトラスは2千元しかあなたにあげられない!」つまり、私はあなたに最大2千元しか借りられません!「執生」とは何か。簡単に言えば、「臨機応変」、「時機を見て行動する」ことだ。事前に準備ができていなかったり、一時的に変化があったりした場合には、柔軟な異変を知っておく必要があるということだ。「執生」という言葉は、もともと芝居行の用語だった。

[直播竞答]

演劇班は必ず現場で公演するので、現場が急変することは、予知できない。俳優の臨場応変に頼るしかない。「執」とは、「把持」である。「生」は、「生気」である。食べることができます!広東語には「脳を食べる」という言葉がある。今回の「食べる脳」は、本当に頭の脳みそを食べるのではなく、意味のある言葉だ。「食」は、直訳すると「食べる」ではなく、「頼る」という意味です。「脳」は、「頭」ではなく、「頭生成の知恵」です。「脳を食べる」とは、広東語では、「すべて頭で成功する」ことを指し、常用語は「私たちには今日がある。『脳を食べる』ことに頼っている!」意味:私たちには今日の成果がある。頭で考え出したアイデアだけだ!簡単に言うと、「脳を食べる」とは、「脳を使う」「頭を動かす」ことです。「広い」とは、地元のファンの音楽空間を広げ、際限のない音楽を提供し、音楽で人々の距離を縮め、音楽の世界に向かって大同現在、商業ラジオでよく開催されている「広いコンサート」にもその意味がある。「鍋」は、広東省の自作字で、2つの意味があります。1つは食べ物を煮る鍋です。二つ目は「煮る」も!米で炊いていない粥は、広東人は「米なし粥」と呼んでいる。米のないおかゆは、「米気」がない!広東人は一人で仕事をするのに責任がなく、つまらないことや意味がないことを指し、「米なし」や「ぐ湊米気」と呼ぶ。おかゆを煮て食べるのは、熱いおかゆがあって腹を温めることができて、体に対して役に立ちたいので、もし米の息のない栄養のない水を食べたら、余計で役に立たないと言えるでしょう!

现今,凡是下属不满上司而辞职的,广东俗语,皆称之为「劈炮」。 「劈炮」,本是警察术语。 「炮」喻指警枪。 「劈」是个借音字,是「抛掉」的意思。 「劈炮」原是警察掷下佩枪,辞职不干也。 警察是公务员,几乎是吃铁饭碗的人,故此,若一个警员要辞职的话,多是工作上不愉快,遂要怒掷「炮仔」,以渲泄不满,这激烈动作,就叫「劈炮」。 当然,敢「劈炮」者,就等如不想干下去的了! 慢慢,「劈炮」一词,流入坊间,成为所有打工仔自己辞职的代名词。 炒鱿鱼 「炒鱿鱼」是「被解雇」的意思。 这些离乡别井的打工仔,身上回能带着轻便的包袱,顶多多带一张绵被或竹席。 那时候的店铺,多是前铺后居,即屋前端是营业的铺面,店主与伙记同住在店后的房间或阁楼。 当员工被老板开除时,他便需收拾细软离开,这动作便叫做「执包袱」或「炒鱿鱼」。 「执包袱」,看字面也明白个中含意,「炒鱿鱼」便要靠想像力了! 原来,广东菜有一名为「炒鱿鱼」,即炒鱿鱼片,当鱿鱼片熟透时,便会自动卷成一圈的,正好像被开除的员工,在将自己的被铺卷起一束时的摸样,故此,除「执包袱」之外,被解雇又可叫做「炒鱿鱼」。 猪头丙 广东人骂别人呆笨时,会称人家做「猪头丙」! 哪为何会是猪头「丙」,而不是猪头「甲」或「乙」 原来,这「猪头丙」一词,是改自上海俗语「猪头三」的,那,为何又叫猪头「三」,而不是猪头「二」或「四」呢 中文难学之处,就是多文字游戏,除了正统的呤诗作句外,还有猜灯谜歇后语及一种叫做「缩脚韵」的猜字戏玩,即是说话只讲上半截,而听者会明白下一截没有讲出来的意思,例如广东有一种着名饮料茅根竹蔗水。而广东人又俗称「钱」为「水」,于是,当有人说「茅根竹」时,大家便意会这是「借水」。 话说回来,上海俗语那「猪头三」,也是一句缩脚语,全句是「猪头三牲」;「猪头三」者,即指被骂的人,是「牲」也。 「牲」,是「畜生」之意。 「猪头三牲」是什么呢 原来,「三牲」,本是敬神祭品的三色,即猪头雄鸡和青鱼,统称为「猪头三牲」。 剥花生和电灯胆 很多人,以为「电灯胆」因可以发光,而影响了现场浪漫气氛,这是一个误解,原来,「电灯胆」一词,有一句歇后语━「唔通气」。 灯泡,是真空的物体,不能通气的;广东话之「唔通气」,是指一个人不懂世情,不知识回避的意思。

「剥花生」,就是哥哥姊姊谈情说爱时,怕「陪坐」而来的弟妹生闷,通常会买些零食,让他们打发时间的。当年的零食不多,以花生最为普遍,于是,坐在一旁的小朋友,便以「剥花生」来解闷了! 很熟某地,甚至在某地很有势力的人为「地胆」。「地胆」亦即「地头蛇」的意思。 「地」就是指地方地区。 「胆」可以代表胆量,在某地可以很有胆量的四处行动,必定是对当地环境非常熟悉。 「胆」亦可作「中心」解,所以「地胆」也可代表某地的中心人物,但通常只限 于形容有势力的黑道中人。 「蒲」是一个动词,原本应作「浮」,有游荡的意思。 「蒲」就是用作形容年青人晚上到此等场地留连消遣。 「出口黎蒲」或「去蒲」亦有同样意思。 另外,「蒲头」就是指「出现」的意思。若某人经常不出现,像失了踪似的,你就可以用「成日蒲头」来形容他。 买棺材唔知埞 「买棺材唔知埞」是用来形容那些不知死活,不知好歹的人。 「地」,是指地方位置。 「唔知」,就是不知道的意思。 连买棺材的地方也不懂,去哪里买棺材也不清楚,即是对死亡根本没有一点观念,亦即不知死活,不知好歹。 另外,「唔识死」「唔知个『死』字点写」,都是形容同一类人。 「蠢」,不须多解也知道其意思,因为大家都不是蠢钝的人。 在广州,很多用以责骂人的语句都会有「死」一字于首,目的是为了加强语气。 例如: 「死八婆」「死八公」 「死仔包」「死女包」即讨厌的男孩子女孩子,通常是父母用来责备子女的 「死人头」 「死蠢」就是用以责骂十分非常过份地蠢钝的人。 嘔電一詞係由“嘔血”演變而來的。 如:俾你激到“嘔血”啊 俾你激到“嘔電”啊 你慳啲啦 慳 :節省 慳錢:節約用錢 我部 你慳啲啦:你省著點吧 我是棍,恶棍,神·棍,光棍。 总之唔理乜棍物棍,肯定就唔系淫棍! 揸:拿起 兜:一种盛栽食物的器皿。 啲股票跌到一文不值,今次揸兜咯。没钱了,要去乞食为生 呃鬼食豆腐 呃:騙欺騙 你呃我啊 :你騙我嗎 食:廣州話中很常用的動詞,食飯:吃飯; 食嘢:吃東西 講起這個詞就有一段故事: 以前有一個書生,他的口才非常厲害,而且騙人的功夫毫不含糊。有一晚,有一隻鬼到了他的家里,這隻鬼已經很久沒有吃人了 解釋:小偷 緣由:這種小偷通常都腳穿一種叫“棍仔”的塑膠涼鞋,他們會用刀片將別人的手袋割爛,偷走裏面的財物。而腳上穿的“棍仔”涼鞋就是收藏刀片的地方久而久之人們就稱小偷為“棍仔”。

我是棍,恶棍,神·棍,光棍。 总之唔理乜棍物棍,肯定就唔系淫棍! 大安主意 形容过分放心而放任不管。 大安:旧时广州妇女“打时辰”一种占卜术。以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的第一指节共六个部位按日月时辰掐算吉凶休咎成败利钝的方法 的一种名堂:食指的第一二节为大安流年;中指的第一二节为速起空亡;无名指的第一二节为赤口小吉。大安指家里出外行人平安,但未动程归来。也指安稳有把握。 例句:大歪,你唔好以为做咗版主就可以大安主意,因住俾大妈踢你走。 巢咪妈锰:皱皱的,有皱纹的 七国咁乱:秩序很乱,乱纷纷的 吹须睩眼:吹胡子瞪眼 嘈喧巴闭:闹哄哄的 大安旨意:过分放心而放任不管 眈天望低:东张西望 叠埋心水:一心一意的意思 的起心肝:立下决心 定过台油:因很有把握而显得镇定自若 刁侨扭拧:刁蛮调皮任性 肥肥白白:白白胖胖的意思 苦过弟弟:景况非常困苦 苦口苦面:哭丧着脸 阔佬懒理:不理不睬 家头细务:家务家庭琐事 夹手夹脚:相互密切配合做某事 隔篱邻舍:邻居街坊 鸡啄唔断:指说话没完没了 鸡手鸭脚:毛手毛脚,工作不力 狗咬狗骨:勾心斗角,窝里斗 干手净脚:干脆又省事 古灵精怪:古古怪怪的 鬼五马六:乱七八糟的,见不得人的 滚红滚绿:捣乱胡闹胡扯瞎说 黑古勒特:黑不溜秋的 黑口黑面: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係威係势:装腔作势,好象煞有介事的样子 气呵气喘:上气不接下气 摆明车马:开门见山,说明意图 好声好气:心平气和地 好衰唔衰:凑巧遇上霉运 好食懒飞:相当于“好吃懒做” 知樫识俭:晓得精打细算 奀挑鬼命:形容人瘦的不成样子 整古做怪:做小动作,做鬼脸 整色整水:装模作样做表面工夫 猪朋狗友:不三不四的朋友 翘埋双脚:跷起二郎腿 揽身揽势:指搂搂抱抱的 临急开坑:近似于“临阵磨枪”指平时不努力,到关键时候才用劲儿 临时临急:事先没有做好准备,临时匆忙去干某事 零星落索:相当于普通话的“七零八落” 老猫烧须:比喻一个人对某技术事物很熟悉但一时失手 窿窿啦啦:指角落的,阴暗的地方 龙精虎猛:生龙活虎的样子 唔臭米气:指幼稚无知不近人情 面红面绿:相当于普通话的“面红耳赤” 无端白事:无缘无故 捱更抵夜:熬夜,很晚都不休息 眉精眼企:指人长的机灵精明 眼阔肚窄:贪多了但吃不完 恶屎棱登:恶狠狠的意思 似模似样:看起来很象样 砂褒兄弟:结拜成为兄弟的人 沙尘白霍:指态度轻浮傲慢

霎熟狗头:指笑得很开心很高兴,也有贬的意思。 生安白造:瞎编,胡说,强加某事物于他人身上 失惊无神:忽然,冷不防地 失魂落魄:惊慌失措的,心不在焉的 势凶夹狼:来势汹汹,胃口十分大 死死地气:无可奈何地 心大心细:心里拿不定主意,不知道如何是好 身水身汗:满身都是汗,形容很累 神神化化:神态有点不正常 手滕脚震:手脚发抖,惊慌失措 水过鸭背:比喻对学过的知识没有留下一点印象 贴错门神:形容两人互不理睬 天时暑热:大热天,天气炎热 话口未完:话还没有说完就…… 横风横雨:刮大风,下暴雨 乌灯黑火:黑漆漆地一片 乌哩单刀:淅沥糊涂的 乌哩马岔:指字迹潦草凌乱 思思缩缩:指拘束,不大方,蹑手蹑脚的 笑口噬噬:笑吟吟的样子 损手烂脚:指有什么损失损伤等 也文也武:逞强,逞能耐 一手一脚:自己一个,独自完成一项工作事情 阴声细气:小声地说话 腌尖声闷:爱挑剔,什么都看不顺眼 PART6 床底破柴──撞晒大板床下底踢毽──大家甘高 飞机火足──烧云天堂尿壶──全神贯注 老婆担遮──阴公老公泼扇──妻凉 老鼠尾生疮──大晒有限撒路溪钱──吸引死人 冇柄士巴拉──得棚牙牛皮灯笼──点极唔明 冇耳茶煲──得把嘴黄皮树了哥──唔熟唔吃 冇勾秆──得把声亚聋送殡──唔听你支死人笛 冇毛鸡打交──啖啖到肉瓦封领──包顶颈 投石落屎坑──激起公愤护照照片──出洋相 火烧猪头──熟口熟面湿水棉花──冇得弹 顺风屎艇──快夹臭 火烧棺材──大叹火浸眼眉──唔知死。 阿驼行路──中中地狗上瓦桁──有条路。 生虫拐杖──Q死人。Q是用发扑克牌Q的音 十几人食一份烟──无厘瘾头 单眼佬睇榜── 一眼睇晒 番婆大肚──心怀鬼胎 十月芥菜──起心周先生教书──有警逛 和尚担遮──无法无天肥婆坐屎塔──TUP TUP 撼 屎坑关刀──文又唔得。 纸扎下巴──口轻轻 塘边鹤──睇准黎食老鼠跌落天平──自己称自己 白糖炒凉瓜──同甘共苦杉木灵牌──做唔得主 鼎湖上素──好斋火麒麟──周身引 卖鲩鱼尾──搭嘴火烧旗杆──长叹 神台桔──阴干棚尾拉箱──暗中走人 隔夜油炸鬼──冇厘火气单眼佬睇女婿── 一眼睇晒 交通灯──点红点绿黄鳝上沙滩──唔死一身潺 航空母舰──食水深鱼生粥──仅熟 老鼠拉龟──冇订埋手飞机打交──高斗 死人灯笼──报大数白鸽眼──附旺唔附衰 白菜煮豆腐── 一清二白 问和尚啰梳--冇个样啰个样

海底石斑──好瘀 密底算盘──下文是“冇漏罅”意指非常精打细算,一个铜板都不放过的,相当啬刻的人 乾隆皇契仔──下文是“周日清”意指当天收入的进款,当天就用光的人。 盲公开眼──下文是“酸嘟嘟”意指味道太酸了。 瓦靴──下文是“唔落得台”意指下不了台。 秀才手巾──下文是“包书”意指每赌必输。 绣花袋仔──人人啱 鸡食放光草──心知肚明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关公细佬──亦德 菠萝鸡──靠黏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陆荣廷睇相──唔衰摞来衰 番鬼佬月饼──闷极 田鸡过河──各有各蹬 卖鱼佬冲凉──冇晒腥气 咸榄煲茶白榄──冇得解 夜半食黄瓜──唔知头定尾 贼仔入学堂──碰到都是输 阿奇生阿奇──奇上加奇 阿兰嫁阿瑞──累上加累兰花和瑞香花均是有香气的花卉,放在一起则香气重叠了。 洗脚不抹脚──是咁甩 返潮话梅──又咸又湿 寒天饮凉水─—点滴在心头 乌蝇遛马尾──—一拍两散 龙舟菩萨──衰神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龙舟棍──顶衰神 乌蝇搂马尾── 一拍两散 茅根竹──借水 冇米粥──水汪汪 扭纹柴──难搞店 神仙过铁桥──包稳阵 市桥蜡烛──假细心 剃刀门楣──出入都刮 猪笼入水──道道来 疍家鸡见水──得个望 戥穿石──陪衬的 冇尾飞陀──无影无踪 塘底亦──水干才见 贼佬试沙煲──试下先 牛头唔对马嘴──唔啦搭 裁缝度身──有分寸 朱义盛──流野 唔食羊肉一身躁──无端受牵连 单料铜煲── 一滚就熟 电灯胆──唔通气 掘尾龙──搞风搞雨 瘌痢担遮──无法无天 生仔姑娘醉酒佬──唔要又唔要,唔制又制。 细路哥剃头──就快就快 二叔公割禾──望下截 挖肉罗疮生──自讨苦吃 半夜食黄瓜──唔知头共尾 火烧城隍庙──急死鬼 鱼生粥──仅熟 老炆文鸭──得把嘴硬 沙湾灯笼──何苦 食咗成担蒜头──好大口气 冇掩鸡笼──自出自入 大姑娘做媒──说人不说己 打针吃黄莲──痛苦 大炮打蚊兹──白费力 烧坏瓦──唔入叠 火烧石灰船──冇得救 上香打喷嚏── 一面灰 木头人──冇心肝 大石砸死蟹──冇声出 大花脸抹眼泪──离行离列 干塘捉鱼──冇走鸡 罗汉请观音──人多好担当 水扣油──捞唔埋 炮仗颈──爆完至安乐 五更鸡啼──唔知丑 猪头骨──难啃兼冇肉 木头眼镜──睇唔透 半夜鸡啼──唔知丑 瓦筒领──包顶颈 上好沉香当烂柴──唔识货 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香蕉树影──粗枝大叶

白撞——和国语“撞骗”意义差不多,就是冒充跟人家很相熟的样子,混进那个人的家里去行骗。 出术——国语可说“打主意”,意指施行巧妙的办法。 甩底——1.意指不能达成任务。2.失约于朋友。 半桶水——国语说“半瓶醋”,暗喻对于学识,技艺,祇懂得一点儿皮毛罢了。 打斧头——国语可说“骑驴”,也可以说“揩油”,是指买菜的人或采购 任何东西的人 从中舞弊取利,把一部分采买的钱吞没了。 打牙较——和国语“打牙涮嘴儿”意义相符,就是闲没事开玩笑,瞎聊胡扯。 打脚骨——暗喻拦途截劫,转喻敲竹杠。 收挡——指摆摊儿的小买卖人,当天买卖的时间完了,收拾东西,暂停营业。 因住——要小心,要留意的意思。 老鼠货——国语说“后门儿货”就是偷出来用贱价贩卖的东西。 托大脚——国语说“捧臭脚”俗语又说“溜沟子”,就是对人曲意奉承,谄媚。 托手挣——对别人的要求,借贷,婉词推搪拒绝,广东话叫“托手挣”。 吊靴鬼——老爱缠跟妈妈或心爱者一起走的人,广东话叫“吊靴鬼”。 有几何——不是经常的,算不了什么的。 作状——1.故意装模作样以夸耀自己的娇美。2.故意做某种态度。 夹计——意指串通或同谋。 走鸡——指失去了时机。 走投——情势不好,或讨厌待下去,因此,急遽离去,广东话叫“走投”,国语可以说“走人”。 扭计——1.意指出坏主意去作弄别人,或侵害别人。 2.指小孩子不驯服,刁蛮顽皮。 扭六壬——意指思考极周密的计划或阴谋。 车大炮——胡扯,胡吹乱唠的意思。 抛浪头——暗喻虚张声势,或说出带有恐吓的言词,以便使人屈服。 拗手瓜——国语说“掰腕子”;但广州俗语的「拗手瓜」暗喻有彼此竞争,较量高低胜负的意思。 炒鱿鱼——国语说“卷铺盖”意指被解雇了。 咪住——意指暂停进行,再等一等。 度桥——意指找窍门儿,思索妙计。 度叔——指很会精打细算,极吝啬的人。 计仔——招儿,计谋。 食猫面——暗喻受了枉委屈。 食谷种——国语说“吃老本儿”比喻连赖以生产的老本儿也拿来吃用了。 咬耳仔——国语说“咬耳朵”就是鬼鬼崇崇地彼此耳语。 穿煲——比喻泄露了秘密或拆穿了西洋镜。 鬼画符——意即涂鸦,是讥讽人家书法恶劣的意思。 鬼打鬼——喑喻坏人跟坏人争斗。 鬼上身——暗喻胡说八道,语无伦次。 执笠——意即关张,商店倒闭。 硬——暗喻弄僵了,下不得台。 爆冷门——暗喻出乎意料不到的事。

景——是说趁人家失意的时候讽刺人家。 2.暗喻神经不正常,对事物常常弄错,有点儿傻里傻气。 一脚踢——并不是一脚踢出去,而是包做各样工作的意思,多在请女佣人时纔说到。譬如 请一个一脚踢女佣人,那就是要这个女佣人负责买菜烧饭,洗熨衣服,打扫房间,照管小孩子一切一切的工作。 不过这句俗语,广东人口头上已很少提及,祇是在报纸上的 小广告里偶有见到而已。 二仔底——打扑克五张牌当中,扣的那一张牌,广东话叫做“底牌”。扑克牌当中最小 的牌就是两点,广州话叫它做“二仔”。不管你表面亮开的牌是多好多大,而底牌祇是“二仔”,那当然太过外强中干了。因此广东话把虚张声势,或是陡有其表而实力太弱的事物,统叫做「二仔底」。 上岸——1.船到达了目的地之后,客人舍舟登岸了。2.暗喻经过了一段时期在风浪中挣扎,艰苦奋斗之后,终于达到了成功的目的。这个比喻极好,惟多指赚够了 钱,如︰佢而家上岸咯。 甩头——意指做事没有头脑,弄成大错特错。 石灰箩——指品行不良的人到处留下污点。 外嫁柄——出了嫁的女人,常回到娘家索取资财拿到夫家去,这种女人广东话叫做“外嫁 柄”。 打单——指匪徒写信给人,向人恫吓勒索敲诈的意思。 揩油——原是上海一带的语词,但现在在国语里也应用得极为普遍。 「揩油」一词,除了从中舞弊取利之外,还含有白占便宜的意思在内,广东话“打斧头”却 没有这种含意。 托水龙——托人代付钱或代收款项,而那个人不把钱付出,或把收得的钱不交回原主,却 把它全数吞没了,这在广东话叫“托水龙”。 死绝种——国语说“千刀万剐的”,是咒骂人的语词。 好唱口——意指说风凉话。 沙胆——意即斗胆,胆大包天。 扮蟹——暗把人绑了起来。 抛生藕——又说「卖生藕」,国语说“灌米汤”,意指女人故意赞美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的 好,使男人喜欢,藉以笼络。 扯猫尾——国语说“窝窝儿”或是“做活局子”,就是彼此串通了去蒙骗别人。 扽虾笼——暗喻口袋里的钱通通给掏了出来,或被拿了去。 拍膊头——国语说“拍肩膀儿”,意指向人表示讨好,或鼓励别人。 两骑牛——国语说“脚踩两只船儿”,比喻不能决定往哪一方面走好,或暗喻处在相敌的 双方当中,相机行事。 放白鸽——国语说“打虎的”,就是利用女人骗取财物。这种人常主使自己方面的女子和 男子结婚,当达到了骗取金钱目的之后,便席卷而逃。 金菠萝——国语说“宝贝疙瘩”,暗喻极宠爱的孩子。

施派——国语说“作派”,意指讲排场,摆空架子。 耷尾——暗喻泄劲,有前劲没后劲。 食死猫——暗喻受了枉委屈。 剃眼尾——国语说“屁股眼儿里插棒槌”,暗喻要人当场出丑,使人丢脸。 起痰——就是看见了财物或美色当前起了欲念。 烟——比喻男女间甜蜜地恩爱痴缠。 倒米——暗喻破坏了赚钱或成功的好事。 顶包——和国语“掉包儿”意义相符,就是诡诈地用假的,次货的去替 代冒充真的,正牌儿的来欺骗别人。 顶趾鞋——比喻常惹丈夫生气的泼辣妻子。 脚带——又说「缠脚带」,国语说“潘金莲儿的裹脚”,比喻文章写得冗长而且不通。 执输——1.指失了时机。2.指过于低能,比不上人家的成就或收获。 得米——国语可说“得手”,意指达成了目的,或欲求的事物已经获得了。 斩缆——暗喻一刀两断,割断亲爱的牵缠。 偷鸡——旷工或旷课的贪懒偷闲。 贪口爽——暗喻祇是说出来好听,而决不实行的话。 扫把佢——暗喻毫不客气地把他赶走。 搵丁——国语说“捉大头,捉大头”,就是利用人家的蒙昧而欺骗人家。 周身屎——暗喻为非作歹的臭名,弄到街知巷闻。 周身蚁——暗喻惹来很大的麻烦,很多的是非。 拓金龟——暗喻向自己的妻子要钱。 抌心口——暗喻用强迫的手段向人勒索。 搭错线——暗喻误会了人家的音思,而说不对劲的话,或做不对路的事。 卖面光——暗喻当面极力讨好,但实际上另有不轨的企图。广州俗语 「卖面光」,和北方话“嘴里说好话儿,脚底下使绊儿”意义差不多。 卖档蔗——「卖档蔗」︰卖是卖东西,卖破烂儿;档和当同音同调,当是当押,典当;蔗和借同音同调︰要是一个人又卖破烂儿,又当东西,又 跟人借钱,其穷苦的情形也就可想而知了。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安徽俄奥汽车改装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