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乡村教师]云南师范大学毕业教育者来山里带着乡村教育的未来

学校实行寄宿制免费教育,为在校生提供生活补助费,为每个新生提供行李校服等。

14年来,2000多个名山区女孩从这所高中毕业,圆梦大学毕业。

和其他高中不同,华坪女子高中没有毕业典礼。 “我们从来没有举行过告别仪式。 孩子们感到悲伤,我不想离开学校。 ”张桂梅说,“我不要她们的这些眼泪。 我想要的是她们自信地走向另一个目标。”

多年来,张桂梅毫不掩饰对农村女孩“认命”的痛恨。 她为华坪女子高中创立的校训,是她为女孩子们所希望的。 “我宁愿生在高山而不是溪流,在群峰之巅俯视平凡的沟壑。 我生来就是人杰而不是草芥,我站在伟人的肩膀上鄙视谦虚的懦夫。”

[云南乡村教师]云南师范大学毕业教育者来山里带着乡村教育的未来

2021年高考前,学生陈琪给“抛弃朋友”的张桂梅写信。 信中写道:“从小就想遇见上帝的队友,但上天总是不让我满意。 直到遇见你。 我看到了上帝队友的优秀和强大,和优秀的人在一起,连呼吸都是极其有意义的事。 ”

同学们都知道张桂梅的规矩,“离开学校后,永远不回头,为这所学校担心”,其实每次离别,张桂梅都是“半心半意不离不弃”的。

自从华坪女子高中毕业后,张桂梅一直住在学生宿舍里。 房间里有4张上下床,8张床,除了她的床以外,其他的床上经常有学生来同居。 陈琪和张桂梅同居了一年。

每天早上,张桂梅第一个走到过道里给学生们点灯,和学生一起晨练。 中午,几乎每节课她都自己查课; 晚上12点多调查了宿舍之后睡觉了。

和张桂梅一样,华坪女子高中的老师也离学生很近。 不管有没有课,老师整天都在学校,即使学生有问题也能马上给老师解答。 10多年来,老师们一直延续着张桂梅去贫困学生家拜访的传统。

张桂梅贴胶带的手上每天都有扩音喇叭。 在很多人眼里,张桂梅对学生的忠告就在这个音箱里。 督促学生起床洗脸吃饭上课做操听音乐。

张桂梅喜欢种花,她和教师在校园里种了玫瑰玉兰海棠夜来香三角梅桂花芭蕉等。 “种花种草和养孩子有一个共同点。 ”张桂梅说,“得省点力气,少点心血,少浇一滴汗。 看不到她们的光辉。 ”。

三年后,周云丽和周云翠考上了大学。 2015年,云南师范大学毕业的周云丽放弃了到其他所有编制的中学工作的机会,向张桂梅申请去了当时急需老师的华坪女子高中工作,第二年终于考入了学校编制的单位。

“青年教师是乡村教育的承担者,肩负着乡村教育的未来。 ”张桂梅说,“我们还应该期待更多的教育者来山里,扎根乡村,带着乡村孩子‘起立’,为他们挖一条上山的路。”

“起立”是每天张桂梅进教室上课时,和学生打招呼的简单语言。 在她看来,“起立”代表着力量希望和行动。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安徽俄奥汽车改装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