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感情剧远离主客,可以说是“悬疑剧没有悬念”的根本原因(喜欢悬疑剧的原因)

原标题:从“成功类型”降级为“快消产品”

从3354《回廊亭》《通天塔》看悬疑创作的瓶颈与出路

张富坚

《回廊亭》 《通天塔》两部悬疑剧相继播出,但都是口碑不佳波澜不惊的悬疑剧又成为一时的热门话题。 两部作品都是由小说改编而成,同时比原作有了较大的改变,试图适应网络剧的原作,迎合当前观众的兴趣和社会议题。 但是,《回廊亭》被网友吐槽说“注水很严重”。 家庭斗争职场斗争的描写爱情的描写,并没有给电视剧增添色彩,反而让观众觉得这是一场炖煮定位模糊的戏,淡化了剧情的浓度,缺乏悬念感。 也就是说,《悬疑不悬疑》《通天塔》又是另一个尴尬,人物设定诡异,情节混乱,有观众直言“看了前五集,不知道女主角是谁”“节奏

其实,这些都是当前悬疑创作问题的集中体现。 与近几年大热的诸多悬念所体现出的高水平相比,近期的悬念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文本建构笼统艺术手段平淡等问题,需要重新审视和反思。

“快消产品”的诞生与编剧的缺位

然而,悬疑可能只是几种剧情类型之一,平台上的独秀或独门独大只是暂时的风景。 引起观众耳目一新后,悬疑创作上的创新力下降,创作周期缩短,乘着风和粗糙的作品,逐渐走下神坛。 很多作品都想依靠悬疑型的优势,但无力,只好降级为“快消产品”。《回廊亭》 《通天塔》在这场动荡中由广播平台推出,围绕着《悬疑》《东野圭吾》《邓家佳》等知名大数据点击进行项目决策和创造过程制片方充分考虑了媒体和数据的重要性,但考虑到其内在质量,收视不理想的核心,主要在于平台和资本以短期利润为导向,仓促抢占播出档期,缩短制作周期,仓促违背创作规律。 再加上网剧制作采用项目制,制片人导演全面负责,编剧地位明显弱化,电视剧产品力量弱化。

 特别是感情剧远离主客,可以说是“悬疑剧没有悬念”的根本原因

两部电视剧的情节安排明显错误。 特别是感情剧远离主客,可以说是“悬疑剧没有悬念”的根本原因。《回廊亭》男主人公程成与女主人公姜远星之间的情景剧占据了相当大的篇幅,发现其职场偶像剧的表现方式放慢了节奏,使戏剧的核心悬念落在了一旁。 同样,《通天塔》刑警陆萧与未婚夫姜一然的恩爱也如胶似漆,与悬案相关性不够。 按理说,两部剧的杀人犯所蕴藏的身份和行为动机,按理说,应该被编剧恰当地安排为“编剧之书”。 通过情节点集中矛盾,上演冲突,深化主题,刺激观众,用大小不一的悬念吸引观众的心。 然而,这些编剧的业务能力有待体现却不尽如人意,常常被多余无聊的情感之桥割裂,游离故事总是引起观众的注意

从编剧的角度来说,情感剧在悬疑剧中可以起到缓解叙事的作用,控制戏剧的节奏。 但观众需要的是悬疑的紧张刺激,而不是被感情戏绑架。 毕竟,刺激观众也是悬疑的魅力。 这里所说的“刺激”,不仅是改变观剧的体验和节奏,更重要的是悬念必须不断让观众感受到“忽悠”带来的“新颖性”,才能维护自身的基本艺术属性,引导观众持续的观剧热情。 最终来看,电视剧的真实剧本无论是《回廊亭》还是《通天塔》,都达不到悬疑式设计的水平,根本问题在于编剧业务能力的不足。 换句话说,对于悬疑创作来说,编剧必须作为创作的主体深入参与,才能实现以悬疑设计为核心的专业表达,以其业务能力影响艺术创作的全局,为合格的悬疑剧本奠定基础。

有介入社会生活的意义,必须有社会寓言的果实

悬疑与众多受众有着比较广阔的市场,但悬疑创作需要提高自身的文化格调,不能单纯停留在戏剧技巧层面,而要拓展现实生活的痛点进行干预,实现“社会寓言”功能,才能成为一流的。《回廊亭》 《通天塔》的制片方只看到这种悬念类型的商业价值,而不重视悬念作为社会寓言所具有的文化属性,因而能够有效地根植于社会现实的具体问题中进行有力的应对与反思

那么,悬疑创作的高标准和未来是什么? 而悬疑作品是基于社会问题和人性问题的产生而存在的,因而“天然地”带有某种现实品格。 另一方面,悬念自身的特质决定了它是与传统现实主义手法难以契合的类型。 所以,悬疑的对社会现实的想象必然是寓言式的。 悬念以制造悬念为主,它从根本上必须承认和加强事件本身。 因为在承认一切事件都可以通过理性的推演解决的前提下,悬念所制造出的悬念不仅仅是恐怖,更有令人信服和反省的一面。 这才是悬念作为社会寓言所展现的根本逻辑。


1c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安徽俄奥汽车改装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